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母亲的病友名单

2019年04月08日 栏目:历史

母亲在肿瘤医院住院期间,认识了一些老姐妹,慢慢地,她们建立了一种相依为命的情感。回家那天,眼神不好的母亲,让我把她们相互留的号码工工整整地抄

母亲在肿瘤医院住院期间,认识了一些老姐妹,慢慢地,她们建立了一种相依为命的情感。回家那天,眼神不好的母亲,让我把她们相互留的号码工工整整地抄下来绿化草坪
。长长的一排,算上母亲自己,一共12个危在旦夕的生命。

从此,家里的忙得不可开交,几乎每天都有母亲的病友打来工业固废处理
,她们互相询问病情,嘘寒问暖,相互鼓励,俨然成了天底下知心的莫逆之交。母亲每天都会守着,害怕错过每一个病友的问候。

我们特地为母亲买了部,让她可以随时随地接听病友的。我把那11个人的号码挨个儿存进了母亲的通讯录里,仿佛存进去一笔巨额财产。

那是一群在死亡线上挣扎着的人,她们共同筑起了一道生命之墙。不仅是母亲,她们每个人都有一本通讯录,那是她们要从死神手里抢回来的生命名单,每个人都是另一个人要拯救的对象。

起初,母亲是悲观的,治疗上不太配合,我们用尽了各种办法让她振作,可都无济于事

后来,我们发现只要母亲和那些病友通过之后,就变得开朗了许多,心情舒畅。我们为母亲的多备了几块电池,保证母亲的一天24小时开着。

杨姨是12个人中乐观的一个,其实也是病情严重的一个。癌细胞已扩散到了她的全身。但每次母亲在情绪低落的时候打过去,杨姨都会兴高采烈地给母亲讲一些她的“奋斗”经历。通过后,母亲会开心好一阵子,因为生命又有了新的希望。

又一个阴雨天,母亲疼得厉害,心情变得很坏。我们赶紧替她拨通了杨姨的,杨姨爽朗的声音很快传了过来:“喂,老姐妹好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昨天去医院复查,医生说我的癌细胞控制住了,活个十年八年的不成问题。我现在忙着打太极呢,不和你说了,改天再聊吧!”杨姨的话像连珠炮一样,没等母亲问什么,那边就挂断了。虽然母亲没说什么话,但知道自己的病友又一次胜利了,心里顿时敞亮了很多,感觉身体也不那么疼了。

直到有一天,母亲打给杨姨,这次换成一个年轻人接:“我妈去世已经半年了,她临终前几天让我们替她在里录制了几段录音。告诉我们不能关机,免得你们打不进来。”说到这里,年轻人有些哽咽,“阿姨,我不能再瞒您了,这半年来,你们听到的,都是我妈妈的录音”

挂了,母亲的手开始抖了起来。她拿过那本通讯录,用笔轻轻地把杨姨的名字圈了起来。那一堵生命之墙,忽然就裂开了一个缺口。我听到母亲喃喃地说着:“她杨姨啊,你先走了,等些日子,我去陪你。”

我们的心跟着凉了。母亲一直依赖的希望没有了,她的心会不会就此沉进谷底呢?

结果完全相反,母亲的做法让我们所有人都感到惊讶。一辈子没跳过舞的母亲,让我们替她报名参加秧歌队!穿着大红大绿的母亲,样子很滑稽,扭起的秧歌也很生硬,但不管在晨曦里,还是夕阳下,我看到的母亲都是美丽的。我知道,母亲不仅仅是为她自己活着,也为她的亲人们活着,更为那些病友名单上的病友们活着,就像杨姨一样。

近来,躺在病床上的母亲虚弱得很,额头上沁出大颗的汗珠。有一天,母亲的响了,她颤巍巍地接过,看了看那个号码,马上示意我们静下来,然后清了清嗓子,用比平常高了八度的声音对着欢快地喊道:“喂,老姐姐,你好吗?我好着呢,刚刚扭完秧歌,你看把我累的,气喘吁吁啦”

我们含着眼泪听着母亲撒谎。我们知道,杨姨走了之后音响配件价格
,母亲终于成了那堵生命之墙上那一块坚强的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