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达州摔倒老太余震家长喝止孩子扶老人

2019年03月06日 栏目:游戏

达州摔倒老太余震:家长喝止孩子扶老亾孩子撞倒赖账,还是老人故意讹诈?达州摔倒老太所引起的风波,并未因为警方的调查结论而盖棺定论。如今

达州摔倒老太余震:家长喝止孩子扶老亾

孩子撞倒赖账,还是老人故意讹诈?达州摔倒老太所引起的风波,并未因为警方的调查结论而盖棺定论。

如今,74岁的蒋光容并不接受达川公安分局此前公布的调查结果。在警方11月22日的调查结论中:她系自己摔倒,与三个扶她的孩子无关;而她和儿子龚发安后来的行为,则属于敲诈勒索。

她不断下跪、哭泣、发着毒誓,试图扭转自己的形象,但效果甚微。蒋光容却并未意识到,这场罗生门同样影响着达州这座小城的行为方式:有人联想起热心助人却被骗的经历;有人开始对摔倒的老人充满警惕;也有人教育起孩子不要再做好事

在这个关于人与人的故事里,信任的又一道砖垒,正轰然崩塌。

蒋光容耳边全是人们的咒骂:大骗子!

74岁,蒋光容成了恶人。

她刚刚搬到达州的儿子家里未满一年,城市生活仍仿佛是真空。此前的几十年里,她生活在渠县农村,耕地,担粪,种粮直到去年夏天,老伴去世,她孤身一人。

儿子龚发安在春节把她接进城里。龚发安做装修工,妻子擦皮鞋,全家月收入过万在当地也算富足。

对于蒋光容来说,城市的日子却并不如意,她没有朋友,没有故人,邻里也极少往来。蒋光容家楼下的临街住户,想不起来有这样一个新来的老太太。

如今局面更加糟糕。她们这个外来户,开始成为邻居眼中的讹诈者。儿子涉嫌敲诈勒索而被警方拘留后,家人开始担心如何在达州生活下去。他们没有支持者,只能不断诉说冤屈。

蒋光容家的小区位于达州老城区,老楼房的破旧墙皮裸露着水泥。沿着狭窄的街道往西走约50米,是另外一个小区里面住着9岁的江小华和外公外婆。

即使久居于此,普通人家的生活也并不容易。江小华的母亲在广州打工,父亲则在达州开车帮人送快递一天挣七八十元。江小华下学后,常常是和朋友小文、小鹏一起玩。

2013年6月15日那个炎热的下午,老人和三个孩子在正南花园相遇。

夹着准备扔的旧衣服,蒋光容从南向北走上一个小坡。三个孩子正在上面的水泥坝上玩耍。这条路上蒋光容摔倒了,一场罗生门就此展开。

按照蒋光容的说法,三个孩子从侧面一下子冲出来,撞到自己右腰处。被撞翻的那一瞬间,她感觉就是痛,脚都木了。情急之下,她抓住了江小华,另外两个孩子跑开了。不是我一个人哦,老婆婆。她听见江小华这样说。

小区里没人相信蒋光容。小区居民张巧巧和陈晓萍自称目睹了此事,她们坚称老太太撒了谎。按照她们和孩子们的说法:蒋光容摔倒后,要五六米外的三个小孩去扶。江小华走得快些,就先去扶。

张巧巧说,自己一开始就看到了老太太摔倒。她以为老人是犯了头晕,但她没有去扶电视看得多,她知道有很多老太婆会碰瓷。这个社会那还那么容易相信别人?成年人的反应:警惕。

目击的成年人不下十个,没一个人出手。9岁的江小华不假思索地把蒋光容拉起。但老人没有起来,张巧巧以为小华拉不动,犹豫了一下,也过去伸出了援手。蒋老太告诉她:他把我推倒了,要赔150元钱。

这一句话引起了张巧巧的警惕。那一瞬间,这个老太和她在电视上看到的讹诈老太形象迅速重合。人们围了起来,她是新来的,人群里有人说。

陈晓萍想要掰开蒋光容抓着小华的手。但老太太力气大,掰不开。江小华的父亲也在这时闻讯赶来,给了孩子一巴掌。人群沸腾:你孩子是在做好事!

那一天,蒋光容被送到了小区门口的小诊所。愤怒的居民把诊所堵得水泄不通,蒋光容坐着靠在墙上,耳边全是人们的咒骂:大骗子!

蒋光容后来说:那一刻,她心里很难受。

她把脸扎在怀里,重复一个字:冤

虽然没有证据,蒋光容还是人们视为众多讹诈者中的一个,人们说她丢了达州人的脸。

电视台来采访的那一天,人群中有人听到,一个不知来自那里的中年男人说了一句:这个老太婆在超市门口坑过自己500多块钱。

这一来源不明的严重指控,在邻里间仿佛一颗烟雾弹炸开。谣言在附近居民中弥漫。蒋光容的讹诈专业户形象开始被人们描绘得栩栩如生有人信誓旦旦地说那次讹诈在附近的新世纪百货,也有人说是在家家福。

每个人都言之凿凿,却没有人亲眼所见。两家超市的服务员没人记得有这样的事情。一个超市的工作人员说,她听到过类似的故事,但她坚信事件发生在另一个超市。

另一则信息更加深了人们对于蒋家的猜忌。11月16日,蒋光容的家人背着老人敲开了江小华的家门,不赔医疗费,把老太太养到能下地走路就行。江家不得不照顾了老人一晚,第二天再把她背回到蒋家楼下。

终,江小华的父亲以敲诈勒索为名报了警。同一天,蒋光容上了报纸。

面对突如其来的舆论漩涡,蒋家人显得不知所措。在早将事件公之于众的一篇报道里。致电蒋光容的儿媳,儿媳居然承认婆婆是在家洗澡摔倒。这给了蒋家致命的打击,也让媒体给蒋光容定了性为老不尊的讹诈者。络上有人评论道:不是老人坏了,而是坏人老了。

蒋家人事后称,洗澡摔倒的说法是被人设局陷害。按他们说法,在家洗澡跌倒是江小华父亲的主意因为只有说自己摔倒才能报医药费。

舆论的争议中,警方终将事件定性为敲诈勒索,给予了蒋光容和儿子龚发安行政拘留、罚款等处罚,但由于蒋光荣已年过七旬,行政拘留依法不予执行。一边倒谴责的人们没再能留意到:警方同时也认定,蒋老太的伤情确实是事发当天形成。

儿子被进拘留所,年过七旬的蒋光容开始面对不断重复着一个字:冤。

她牢牢握着的手,把脸猛然扎进怀里,说到激动处则突然起身跪下,发出农村女人在葬礼上特有的说唱式哀嚎。她不断发着毒誓:如果骗人,全家死绝。

群众完全是冤枉我。我好怄气啊!她和家人认为,证人住在孩子家旁,有偏袒和串通之嫌。而她们,只是个外来户。

她看着的眼睛,拍打手背,尝试获得信任:你看我是那种人吗?儿媳则指着1万多元购买的按摩器,证明自家并不缺钱。

只是蒋家人始终没能找到足够证据为老人正名。并不信任他们的媒体评价蒋光容死不认账;也有媒体起了调侃的标题《讹人老太每次受访均下跪喊冤》。

人们不肯罢休。老人的家里,一位央视反复核对着每个细节:孩子是怎么撞过来的?三个孩子怎么同时撞到你?孩子跟你差不多高老人这么大年纪,怎么记得起来?蒋光容的孙子事后试图为老人解围。

央视显然不想停止追问:如果你自己孙子遇到类似情况,自己作何感受?被媒体穷追猛打了几天的蒋光容终于脱口而出:我不会让他帮助别人。

听到这话,屋里另一家媒体的突然一愣,他明白这问题其实是一个套:估计她当时已经昏掉了。

达州人将碰瓷称为做业务

即使没有蒋光容,不信任也早已开始在这座城市的人与人之间蔓延。

痛恨蒋光容的围观者中,很多人有过被碰瓷的经历。李梅就是其中的一个。达州做业务的特别多。她解释,达州人形象地将碰瓷称为做业务。

达州火车站岗亭执勤的一位民警仍然记得:曾经,达州火车站前活跃着一群职业碰瓷者。有人假装被撞、被踩,要求赔偿;有人挑着水果担子,以被撞为由向顾客强卖。

这些人在火车站对面的高楼上轮流放哨,观察警察动静。2011年火车站联合城管、警设立联合执法岗。碰瓷者一部分金盆洗手,一部分转移到市区。

1999年升级为地级市的达州,人口众多,GPD却在全省排名只能排倒数第五。多年来,达州人有着出外打工的传统。福州至达州有一班火车,乘客多为打工返乡者老实又有钱,是理想的碰瓷对象。

李梅自己就曾在外地打工回乡时被几个女人盯上。一个女人咬定她的行李撞到了自己的脚,要赔钱。她终借故逃脱。

她的父亲则在路上被一个中年男人碰瓷。去医院检查吧,伤是真的,你怎么说得清?父亲自认倒霉,赔钱了事。

李梅开始尝试去理解那些碰瓷者:是生活所迫。进医院太贵了。她自己生病,也是在附近小诊所解决。那些伤员去不起大医院,才会找一个人垫背。她理解他们无路可走。

住在出事小区的张道国也看到蒋光容抓着孩子的一幕。在他的观念里,如今很多人连小孩也不敢去扶。

他开了一家理发店。几年前,他目睹理发店对面一个七八岁的小孩,从一人多高的架子上跌落。周围的人们都怕被赖看着不动,是他去扶。几年前,他还目睹过一起事故:一个爬黄桷树的孩子不慎跌落,当场昏迷。没人敢去扶,没人敢去摸,直到家长闻讯而来。几天后,孩子死了。

人心坏了。张道国叹了口气,讲起自己去买理发剪,被人借机把真钞换成假钞。这一切,都开始让他开始怀念往日达州的淳朴民风。

我们现在都怕。居民们异口同声。

人们告诉孩子:看见老人要绕行

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终于开始演变为彼此的提防。事件发生后,蒋家人表示将对警方的处理提起行政复议。三个孩子的家人则每天安排人接送孩子上学。家人说,他们害怕蒋家报复。

事件发酵中的11月21日,央视《焦点访谈》播出了两名汕头高中生扶摔倒老人,反被赖上的。人们又开始谈起此前媒体聚焦下的那些山东彭宇案、天津彭宇案在过去,每一次类似的事件都被人们打上南京彭宇案的标签,每一次人们都开始陷入又一场关于信任的讨论。

舆论的漩涡中,同样很少有人注意到的一则信息是:2012年,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南京市政法委书记刘志伟称,舆论和公众认知的彭宇案并非事实真相,彭宇近表示确与64岁的退休职工徐寿兰碰撞。

一种特殊的氛围,正开始改变这座城市的行为方式。在达州,有人给孩子打叮嘱好事莫去做;有人告诉孩子看见老人要绕行有人说:达州现在流行一种说法,要想做好事,先看看自己家里有没有钱。

当事人小文的父亲记得:几天前,自己同学的一位长辈在公园中不慎跌倒。老人在寒冬冰冷的地上躺了半个多小时,没人去管。一个小孩子想扶,被家长喝止。

似乎只有学校仍在试图改变人们的观念。11月25日星期一的升旗仪式上,面对全校3600多位师生,学校领导发言倡导向小文学习。学校还专门让所有班级开展了一次主题班会大讨论:再遇到老婆婆摔倒的情况,我们还会不会去帮?

社会教育与学校教育之间的对立,让小文的班主任开始担心,这会给孩子的成长造成困扰。

11月27日晚上,事发地点不远处,几个女人仍谈论着几个月前的这起事件。

要用先横再竖全方位拍摄,然后再拉。有人说。

打120。有人说。

如果在农村呢?120来了,人都死了。

沉默。人们匆匆转换了话题。

(应受访者要求,部分人物为化名)

文章出处:达州()转载请注明出处。

扫路车价格
捕鱼达人
水泥注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