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央行取消浙6家银行差别准备金流动性或放松

2019年01月31日 栏目:娱乐

央行取消浙6家银行差别准备金 流动性或放松年末流动性放松或成定局   一石激起千层浪。  《经济参考报》23日确认,人行杭州支行日前已下

央行取消浙6家银行差别准备金 流动性或放松

年末流动性放松或成定局   一石激起千层浪。  《经济参考报》23日确认,人行杭州支行日前已下调了浙江省6家农信社银行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至16%,从11月25日起生效。同时,还从相关渠道了解到,央行重新考核达标的机构可能不止6家,这意味着可能陆续还有金融机构被中止差别准备金率。随着国内PMI继续降低,以及外汇占款下降等一系列因素,不少专家认为,年末货币流动性适度放宽的条件初步具备。  下调 人行确认6家银行取消差别准备金  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23日表示,人民银行对浙江省6家农村合作银行恢复执行16%的存款准备金率。  近年来,中国人民银行对农村合作银行实施有区别的存款准备金率政策,每年11月对农村合作银行当年前三季度的信贷情况进行评估,对支农信贷投放力度不能达到一定标准的农村合作银行执行比正常水平高0.5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金率。2010年11月25日起,经评估对全国20多家农村合作银行(其中浙江省6家)执行有区别的存款准备金率(现为16.5%),期限一年。今年11月到期后,人民银行对其恢复执行正常的存款准备金率水平(16%)。  申银万国银行业分析师倪军表示,“此次下调浙江省农信机构的存准率,使其在当前恢复正常存准率,可以理解为央行对丧失信贷造血能力的区域进行货币政策的结构性调整。”  根据央行杭州中心支行统计显示,今年三季度浙江地区出现存款负增长920亿,而贷款增长1246亿元,对此,申银万国银行业分析师推算,浙江地区资金流失至少在2000亿左右。该分析师认为,“全国10月份存款继续负增长,考虑到浙江的经济外向性,浙江金融机构的存款流失应该更加严重。另外,受贷存比考核的限制,浙江省区域性银行信贷投放能力受到极大制约,因此,当前的调控必须保持银行流动性充裕。”  事实上,央行从2004年4月起开始对金融机构实施差别准备金率制度,抑制资本充足率较低且资产质量较差的金融机构盲目扩张贷款。去年9月,央行和银监会发布的考核办法称,鼓励县域法人金融机构将新增存款一定比例用于当地贷款,对考核达标机构实施具有正向激励特征的货币政策和监管政策。而正向激励政策就包括“存款准备金率可按低于同类金融机构正常标准1个百分点执行”。  但也有分析指出,信贷投放是双向监管,不仅受制于央行的规模控制,还取决于银监会的监管红线。对于浙江省尤其是宁波地区,下调准备金率对银行信贷资金客观上带来的调节效果可能是杯水车薪。“以鄞州银行为例,400亿存款下调0.5%释放资金只有2个亿,因此,根据浙江省三季度的存贷款数据推断,要放松其信贷约束,关键还是看银监会对贷存比的监管态度。”申银万国银行业分析师进一步认为。  浙江银监局副局长包祖明对《经济参考报》说,“今年第四季度,监管部门加大力度鼓励银行对小企业的信贷支持,浙江省地区也不例外,银行除了对小企业授信额度提高之外,还将存量贷款进一步投放到小企业中,总的来看,力度还是很大的。”[1][2][3]下一页扩充 信贷资金宽松迹象明显  事实上,从今年第四季度开始,信贷环境就开始出现宽松迹象。央行统计数据显示,10月,金融机构新增人民币贷款5868亿元,同比多增175亿元,且较上一月增加了1168亿元,环比增幅为24.85%。为明显的是,10月21日至27日这5个工作日内,工、农、中、建四大行新增信贷猛增600多亿元。  在信贷额度增加的背后,银行信贷投放结构发生了微妙变化,今年第四季度,不少银行对小企业贷款授信额度提高,同时通过多种渠道增加对小微企业融资服务。在股份制商业银行中,浦发银行温州分行10月份新增小企业贷款1.6亿元,其中单户贷款余额在5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新增0.84亿元,新增小微企业授信户数为36户。  另外,继民生银行、兴业银行、浦发银行发行了1100亿元小企业金融债之后,深发展将小企业金融债的额度由此前的200亿元调整为300亿元;同时,总额有25亿元的哈尔滨银行小企业金融债也正在等待银监会的审批。  银监会主席尚福林也在第四次经济金融形势通报会上强调,当前银行信贷资金要立足实体经济的发展。这意味着,监管部门将允许银行适当扩充信贷资金投放。  同时,近日,央行副行长胡晓炼在山东、吉林等地调研时表示,“当前货币信贷工作要在保持总量基本稳定、合理适度的基础上着力优化结构,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符合产业政策的小微企业、‘三农’等薄弱环节的信贷投放,满足国家重点在建、续建项目的资金需要,支持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胡晓炼提出,要在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内,根据各金融机构资本充足率、经营稳健性状况以及执行国家信贷政策情况,对调控参数进行调整优化,并对调控参数进行调整优化,并且要加大对符合产业政策的小微企业、“三农”、民生等薄弱环节以及国家重点在建、续建项目的资金供给。前一页[1][2][3]下一页空间 年末流动性放松力度将加大  从当前国内的经济形势来看,多位分析人士认为,年末放松流动性还有空间。央行2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10月份新增外汇占款为负增长248.92亿元。分析人士认为,这为存款准备金率的下调打开了空间,也为调整差别存款准备金率计算公式相关参数创造了条件,同时这也将与胡晓炼提出的“对调控参数进行调整优化”不谋而合。  东方证券金麟称,“10月外汇占款下降表明热钱有开始流出的迹象,同时这也预示着银行增量存贷比会进一步恶化。一旦外汇占款进一步下降,银行就将不得不从资金业务抽取流动性来补贴存贷业务。当增量存贷比上升到80%以上后,由于还需要缴纳20%以上的法定存款准备金,因此存款的现金流已经无法满足信贷的投放,而必须从资金业务上抽取现金流来支持,因此当前的调控政策必须保持银行流动性宽裕。”  从目前国内状况来看,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下降趋势已经显现,“这主要是由国内实际消费下降、贸易顺差显着缩小和投资增速下滑三方面造成。”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认为,当前,政府必须调整政策防止经济大幅度放缓,在控制物价上涨也已逐渐淡出位调控目标的情况下,应该解决的是资金结构失衡问题,在未来两个月适当放松货币流动性紧缩力度,增加银行贷款以及财政政策力度。  “从货币政策来看,2011年初政府新增贷款目标是7.5万亿,但截至十月数额才达到5万亿左右。根据十几年来的模式,贷款都是年初大幅投放,下半年投放量很少,11月12月根本不放,而今年11月份新增贷款可能会达到五六千亿。”李扬进一步表示。  尽管今年1至10月,中国财政收入9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8.1%,已提前两个月完成预算目标,并且增速远远超过8%的目标。但是,即使财政支出四季度猛增,财政存款从央行流向商业银行,也并不意味着商业银行信贷资金宽裕。瑞银集团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认为,如果国际金融市场不突然崩溃,出口需求不出现骤降,中国仍然会继续执行政策微调。  此外,11月汇丰制造业PMI指数达到2009年3月以来新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分析称,“从分类数据看主要回落动力是内部需求减速,预期的外部需求放缓目前看尚不明显。但外部需求回落会成为下一步主要增速回落因素,内外部需求的同时回落会推动工业增加值增速继续回落。当前通胀压力和增长复苏的同步回落,给政策调整以赢得软着陆提供了更大的空间,正如王岐山副总理强调‘确保经济复苏是压倒一切的任务,不平衡的复苏比平衡的衰退要好’,接下来市场会同时受到经济数据回落与政策微调的两个主要因素的影响。”(蔡颖)

前一页[1][2][3]

百得磁座钻厂家
全自动农药残留检测仪
眼镜盒厂家